香港野外二月賞蘭札記

已獲作者授權轉載,原文自刊於《灼見名家》
文:香港蘭藝會會長、《灼見名家》蘭薰軒誌專欄作家 朱劍虹先生
圖:鳴謝Michael Chan 借出照片

fig4tainia-hongkongensis

白芨蘭(Bletilla striata)有藥用價值,可以用於收斂止血,消腫生肌,因此在野外已幾近絕跡,如要一睹芳容,可以前往大埔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看人工野放的植株。

根據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(KFBG)出版的 Hong Kong Orchids(1980)及 A Guide To Orchids Of Hong Kong(2014)兩書的花期記錄,二月份本港只有十七種本地原生種蘭花正在花期當中(附表一)。其中嶺南黃蘭(Cephalantheropsis obcordata)、玫瑰宿苞蘭(Crytochilus roseus)、墨蘭(Cymbidium sinense) 、木石斛(Dendrobium crumenatum)、紫紋兜蘭(Paphiopedilum purpuratum)及線柱蘭(Zeuxine strateumatica)在一月賞蘭札記已介紹,恕不贅述。
白芨蘭(Bletilla striata)有藥用價值,可以用於收斂止血,消腫生肌,因此在野外已幾近絕跡,如要一睹芳容,可以前往大埔嘉道理農場暨植物園看人工野放的植株。香港的豆蘭品種,最早開花的是芳香石豆蘭(Bulbophylum ambrosia)(圖一),該豆蘭一般生長在向陽溪流旁的岩石上,開花時間短,在香港各地也有零星分布,屬近危類別。
fig1bulbophylum-ambrosia

芳香石豆蘭(Bulbophylum ambrosia)

本港共有6種义柱蘭屬(Cheirostylis)的品種,其中有三種在二月率先開花,义柱蘭(Cheirostylis clibborndyeri)、琉球义柱蘭(Cheirostylis liukiuensis)及雲南义柱蘭(Cheirostylis yunnanensis)(圖二)奇貌不揚,只着生幾朵小花,沒有花時頗難發現其蹤影。扇唇羊耳蒜(Liparis stricklandiana)及廣東石仙桃(Pholidota cantonensis)一般生長在溪澗附近、濕度較高的的岩石或樹木上,而綬草(Spiranthes sinensis)(圖三)則生長在草坪上,當大家見到草地上冒出串串細小紫花,而其花序又如龍般盤繞在花莖上,就可能是綬草,由於其肉質根似人蔘,故綬草也常被稱為盤龍蔘。

fig2cheirostylis-yunnanensis

雲南义柱蘭(Cheirostylis yunnanensis)

fig3spiranthes-sinensis

綬草(Spiranthes sinensis)

香港帶唇蘭(Tainia hongkongensis)(圖四)相信是香港郊野最常見的蘭花,港、九、新界均有廣泛的分布,水塘區更常見。深圳香莢蘭(Vanilla shenzhenica)只被發現過一次,身份仍然存疑。黃花線柱蘭(Zeuxine flava)跟一月份開花的線柱蘭(Zeuxine strateumatica)不同的地方,在學名上已有顯示,因為 flava 在拉丁語中意為「黄色的」,線柱蘭則是白色黃唇的。

fig4tainia-hongkongensis-1

香港帶唇蘭(Tainia hongkongensis)

zhujianhong20160202

旅行家很榮幸邀請到朱劍虹先生分享他本人四分一世紀與蘭同行,甚至蘭遊世界的經歷,由種蘭、賞蘭至參與蘭展,逐一分享;由本地、鄰近地區至世界的另一角落,帶領大家走進蘭花的奇妙世界。
蘭遊世界分享會於2016年12月15日(四)進行,詳情及報名按此:http://bit.ly/2gEh8gh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